真的要離開巴爾地摩了
望著空蕩蕩的7C-1
動作變得出奇的緩慢
宿舍裡安靜的讓我以為時間也隨之駐足
但我知道再過幾分鐘後
它就會隨飛機飛得快速

來不及歸還的長笛閒置在桌前
好似也希望能多留幾天
前一晚的感覺像香而不濃的煙
迴繞,卻令我迷惑
本以為睡一覺就能夠拋諸腦後
但竟伴著浮腫的雙眼,依舊

沈靜的門外提早地響起輕巧的叩門聲
草草整理儀容一看,竟是你
一如往常的談笑
我的驚訝和剛淹沒的思緒
隨著午餐在胃裡混雜翻攪
漸漸地被沖散,像是沒了味道

來自彼方的影像挑起過去一週的悸動
不甚熟悉但卻美好,一如彼此的合奏
讀著那封看了一遍又一遍的信
我躲進自己織造的網裡,以為平穩
但遺留的旋律開始每夜的反覆
像你的琴音,雋永而飛得快速

從沒想過這樣的事會在我身上
這樣強烈,讓我甚至有種不以為然的感覺
就像驚悚片
越是令人害怕的場景越要說服自己一切只是虛構
但那些最容易被想起的畫面
仍然使我懼怕

驕傲地不向你表示內心的想法
只怕稍稍透露一點會傷到自己
傷到不願傷害的人
或破壞現有的美好
更怕只是令人發噱的一廂情願
於是若無其事接起約好的電話
一通再平常不過的關心
孰知我卻早早獨步到湖邊期待
豈是一個蠢字能解?

我能讓這些感覺沈澱透析嗎?
可以的
我們一天天的分餾過濾
已然煉出了純粹
堅定而珍貴
我真摯的期待下次交會時
互放的光亮
創作者介紹

skyillusion

skyillu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