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寄不出去的信)

親愛的

若你還對我有一點了解,希望你知道我其實多希望可以不要只是像line那種方式或文字對談。

可是這是你至今連分開都選擇的方式,我就盡力吧。

 

在這段時間裡,我一直覺得你早在一月初已經說出很硬的話。 我 雖愕然難過,也已(或只能)接受你的決定,而且選擇不要再多說甚麼而變成更難過的場面。

選舉日碰面的最後和返家後的凌晨,我也坦白地說出心裡的感謝和一絲絲想釐清一些事情後的奢望。只是那天聽到的也多屬負面,我也只能收拾好逼自己更快回復正軌,而我想我應該成功了。但近日(1/28)的訊息令我有些無言,我已是被放下的人,何必再補刀?

到了這個年紀,已經不會盲目的愛、盲目的感動、盲目的付出和盲目的犧牲。我愛你,而我想要的是一個了解、尊重和欣賞我的另一半。我也希望他能夠處事成熟圓融,愛我之外也接納我的家人,當然自己也希望能成為那樣的另一半。我們都不是百分百完美,你的好,會使我激勵自己變更好;我很慶幸感受到你的好。但同樣的,你的壞也會促使我更壞。

會看你的手機不知道要如何說有沒有錯,因為以結果論,確實讓我看到了一些使交往對象會認為真的很不舒服的內容(有女友卻說沒有,那我在你心裡到底是甚麼?出差照除了給我,只給這同事或互問對方一起報活動或健身房、其他玩笑的對話就是比其他同事多很多。交情特別好沒關係,連到後來我再看手機那次的訊息我就不懂)。第一次我是很抱歉偷看你的手機,只是簡訊內容使我很在意,而且也會生氣! 可是我看著七星潭難過了好久,我決定說服自己信任你,因為你嘗試做了解釋(但或許當時真應該堅持底線)。你是我當時當成唯一的人,是我想要珍惜努力共度一生的人,所以想要繼續相信你,才會如此的心痛,如此的希望你願意更堅定的表示你的在乎。(如果當時是我和剛認識的異性朋友說我沒有男朋友,你也能漫不在乎,那我認了。)

你很生氣我在日本第二次看你手機---那天是最後一晚,我很熱有點睡不著,起來想喝水但看到手機閃著。或許對你來說再看就是該死不用多說,只是我就滑開了,這麼剛好又看到髒東西(抱歉在我心裡那人就是這層次,連名字我都不想說,髒了我的嘴)在11:30pm傳”外面剛結束才到家,好累”(到底牠累不累關你X事!?正常的同事對話傳這種報行程的內容?)。點進去看卻赫然發現之前的對話紀錄全刪光,我當下難過至極,而且後來想想,牠也不知道我剛好在日本,所以是否因此傳給你這樣的簡訊?如果如你所說的沒甚麼,到底為什麼要刪?之後我也發現在你家也機不離身,洗澡睡覺皆然。但這次我甚麼也沒有說,是因為想起之前自己要相信的決定,所以我選擇自己吸收消化,畢竟我知道又是從這樣的管道發現。拿香草集東西那天決定讓你知道我的確又看了,但沒有質問為什麼你要把前面的都刪掉,我想已經是我不想再次聽到甚麼所謂的”解釋”了。請你只要一次就好---站在我的立場想,我的心情和彼此的感情,當時這已經是幾近最大的委屈。

當你說要報健身房那天,我們都還在計畫周末如何安排,我也覺得健身房在天候不佳的時候很有好處,所以立表支持,當天你還跟我說了晚安。就在睡前,腦海裡突然想到你找過那東西要一起報名的事,一時在意就想問了”是一個人報嗎”。其實在發出前我想了挺久的,才會後面加一句”不知道感覺你好像會生氣,但我真的想知道”。照一般狀況來說,這真是可以很簡單帶過的問題,當時我的身分根本不需要這麼委屈怕你生氣。但是,你又為什麼因為這個問題而爆炸?如果是我吃飛醋,或許生氣一頓就過了。但用line寫出後面那些話,現在看來,是否早就沒心了,只是看手機變成一個剛好的台階。

只是凡事必有因果。看手機必有原因。

即使除了忠誠,更重要的是有沒有心經營彼此的關係。像是跟你提過的一點是有些說的和做的有些不一致,讓我心裡覺得你沒有肯定這段關係,是我動念去看手機的極大原因。另外很大的一部分是之前和你討論一些可能未來的時候,我心裡感受到你的害怕、你的不確定。從峇里島回來龍都聚餐後在巷子裡那次,我深深感受到你的壓力和為難,另外一面可能是害怕,或許你早已經想推開我,只是拖著,畢竟我還可以是個"玩伴"。只是越來越沒有具體”我們”的藍圖。

愛有點堅持,也帶點堅強,或辛苦時候的一點逞強。

我還是一樣像你曾經說過是有韌性的,所以如果都是為了同一個目標或同方向,很多不一樣的地方我願意溝通或讓步。多次的冷戰,真的都是我先鋪台階。有一次長達一周的,甚至帶了抱枕去錐麓古道用裝可愛這招(天知道這對我真的很難)。雖然換來延續,並沒有真的解決你或我心中的結,因為好多只是粉飾太平,沒有坦誠溝通。而冷戰也只越來越讓我感覺你似乎不太在乎我的感受。

很多時候只是生氣並沒有不想繼續。我氣你不聽我說的話,我氣你就算聽到話了也沒聽進心裡。雖然氣,倒也沒有把「分手」這兩個字掛在嘴邊。這時候旁人的勸,總說得簡單。那就分手呀∼那就離開吧!要多愛自己一些!但是,很多事情並不是離開了就能解決,如果有了問題就離開,哪裡來的那些天長地久、白首到老?我們一路走來經歷了些什麼、忍耐了些什麼,才累積出我們今天的愛情,才造就了彼此「非你不可」的情感。這些林林總總對旁人都是說不分明的,好的事旁人也不一定了解得到,他們又能當起甚麼責任? 苦當然酸澀,甜卻也無比入心。因為肯定對方的值得,才決定了要繼續牽手一起走下去。這是我所謂的「珍惜」。

我向來努力讓自己是個善良的好人,平常待人懂事故、懂進退,也從來沒有害人的心機。但,我還是有壞的地方,在愛情裡,我是壞得毫不遮掩。從小就嘴硬什麼事都說「會」。會聽話、會懂事、會好好用功讀書、會吃苦耐勞、會出人頭地會努力。當有你這樣一個人出現,我想可以放心大膽地在你面前偶爾耍賴說我什麼都不會,你也不會皺起眉。這簡直比中樂透頭獎還幸運。搞不好你甚至也耍賴說:「這麼巧呀∼我也都不會。」卻還是默默做那些其實我都會卻賴著說不會的事。雖然大多數的時候,我還是會好好的。你不會也不是唯一一個懂得我的男人,但聰明如你,我或許以為你可以由衷喜歡我,或可以接受連我自己都覺得逞強的壞。甜的時候當然是很好,但你大概無法忍受這樣的落差吧,人前女強人,人後小女人。所以後來就變成公主病或沒同理心了吧。

兩個人總是各有所長,我也嘗試努力與你同行。

你很久以前曾經說過,兩個人一起走,其實有時候是走的快的願不願意等等走得比較慢的。老實說有些部分確實我很天真或走得比你慢,反之亦然。例如用錢吧,你有你的骨氣,我也有我的。原本我就是一人飽全家飽的狀態,但從來就不是一個花錢無度的人,也有記帳和投資的習慣,而我想我更不是一個沒有能力照顧好自己,不會賺錢理財養家的人。好的時候你曾自己說”男生和女生花錢的地方是不一樣啊,我也會花錢”或是知道其實我餐廳或夜市都可以。但開始要逃開的時候,就貼給我認為你不懂而沒品味的莫須有標籤。從沒想要批判你的我,在這關係裡想要的就是平等和尊重而已。現在生活型態與未來的花費分配一定是有不同的,不過就是不希望在認真工作賺錢之餘還要不合比例的虧待自己罷了。但長久以來,我深思過也了解你心裡對家裡矛盾掙扎的責任,也因為你,我也了解到當時如果我不更積極理財或配合你的一些顧慮,會讓你擔心。但你體會到這層面裡我們對對方態度的不同了嗎?

我想到峇里島聊天的時候,你說曾有一個因為不確定出國後會怎樣而分的女朋友,當時你說一個好好的女生不要讓她等或是面對家裡的狀況。當時情況我是一點也不了解,就不妄加臆測或評論了。你後來認為我回了”那我也是一個好好的女生阿”這話不好聽,而且似乎很介意,覺得我的意思是不好的。其實我是半開玩笑,想聽聽看你會說甚麼。但除了那句外,心裡更想說的是”他(或我)搞不好根本只在乎你的心意,只要心意堅定,甚麼都可以同甘共苦阿”。只是你不要,我也不用再多說了。

在一起的很多時光還是挺好的,只是你或已忘了初衷。就像那首歌,愛久見人心。

喔,這封信寫到這裡,算是給我自己真心的一個交代。曾經我以為自己不用再尋找人生最好的朋友,也曾想融化你冰凍已久的孤獨,曾想繼續和你做朋友。如果你不以為意、不相信或覺得我是硬要辯駁甚麼的話,就當甚麼都沒看過。

我的心從以前到現在,始終澄澈,問心無愧。

創作者介紹

skyillusion

skyillu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